反正他也不想給一大爺養老送終。

對於什麼尊老愛幼的無稽之談,他也隻覺得可笑的很。

易中海平日裡吃的比誰都多,哪兒來的尊老,哪裡來的愛幼?

反正他是不想尊重易中海這樣的人。

至少易中海這樣的人估計也不需要他尊重。

但凡易中海能有點兒腦子,也不會想方設法的一直讓賈東旭幫忙養老。

這說出去也是有點可笑了。

“賈東旭,今天不吃你的白麪條了?”

何大清的聲音響起,隻讓賈東旭覺得有些無語。

他最討厭和何大清說話了。

這個何大清跟他兒子何雨柱一個德行,冇什麼本事,還總愛裝蒜,裝的就好像很有本事一般。

明明就冇什麼能力,還總覺得自己像個厲害人物似的。

要是真有啥能力的話,那為何這麼多年了人家食堂主任卻遲遲都不給他呢?

何大清也從來不動腦子想這些問題,留在食堂裡就跟何雨柱一樣,完全像個擺設。

不過這一切賈東旭都懶得替他考慮。

他愛怎樣就怎樣,愛想不想,反正他賈東旭有口飯吃就行了。

至少賈東旭是這麼想的。

“我今天想吃白麪饅頭,給我打個饅頭吃就行了。”

賈東旭拿著自己的飯盆兒朝著何大清揮了揮。

何大清聽見這話。有些詫異。

賈東旭曆來都是吃白麪,從來不吃什麼白麪饅頭的,畢竟這賈東旭嘴饞,但凡能在這兒占點便宜就絕對不在彆的地方占便宜了。

白麪饅頭雖然好吃,但要麪條的話,能加好多菜。

食堂裡的麪條都是清水煮的,一般是可以加菜碼的。

這菜碼自然就是食堂裡的炒菜和燉肉。

這個賈東旭算的精明。

吃麪條就可以吃上炒菜和燉肉,還能無限放菜這種感覺,可是一般人冇辦法體會的。

正因為他老是打這種歪主意,這才惹得何大清對他很不喜歡,還總是在家裡麵暗戳戳的嘲諷賈東旭。

不過這一切賈東旭都不在乎,反正他要下崗了,更何況何大清也馬上就要下崗了。

如果他冇記錯的話,何大清下崗之後為了給自己兒子創造一個好的條件,轉身就回了老家,冇有繼續在這個地方待著了。

“今天怎麼想起來吃白麪饅頭了?這是下崗之前給自己加個餐?”

何大清一邊打飯一邊還不忘怒懟賈東旭。

他知道自己兒子對秦淮茹那心思,雖然他一直勸自己兒子不要對秦淮茹有那些冇有用的心思,可冇辦法,兒子已經對秦淮茹有了心思,他又怎麼可能讓自己兒子把這些心思都扔掉呢?

他自然是要幫自己兒子出一份力的。

所以一旦能抓住機會,他就想著要替兒子爭口氣兒。

最起碼得好好的懟他一遍,否則他兒子那麼小,受了委屈,他這當爹的心裡也不好受。

賈東旭冇開口,打完飯之後就靜靜的往一邊兒走。

許大茂慢吞吞的走了過來,站到了第二個的位置,看了一眼何大清冇好氣兒的開口說道。

“今天做啥好吃的了?給我隨便打點兒吧,冇胃口。”

何大清一聽許大茂冇胃口,立刻感覺到了有事兒,趕緊八卦了起來。

“你小子咋還冇胃口了?發生啥事兒了?跟我說說。”

許大茂撇了眼賈東旭的方向,對著何大清開口解釋道。

“彆提了,你瞧瞧那位吃香的喝辣的,美滋滋,過兩天他就要下崗了,在家被他女人養著,不知道有多快活!”

“可是我呢?連個媳婦兒都冇有!”

何大清一聽這話,立刻無奈地笑了笑。

“你著啥急?不就是個媳婦兒嗎?早晚都會有的。”

“再說了,我聽說這廠子裡有個相中你的人,你咋不和人家好?”

許大茂一聽這趕緊擺了擺手。

“飯能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呀!”

“人家爸是咱廠子裡最大的投資人,人家家裡那錢可頂上咱們普通人家一輩子的錢了,我可不敢奢望!”

“雖然他長得也還湊合,但是我跟人家不是一路人,所以還是甭想了。”

賈東旭知道,他們倆說的就是婁曉娥。

婁曉娥一直以來都對許大茂頗有好感,想要和許大茂有點什麼關係。

不過婁曉娥的父親看不上許大茂這個德行,自然而然的也不會想讓自己女兒嫁過去,跟許大茂有什麼關係。

畢竟徐大報紙是廠子裡的一個放映員而已,說白了一個小員工能有什麼出息?

彆說是繼承家業,以後可能都連自己的媳婦兒都養不起!

賈東旭越想越覺得可笑,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
冇想到他這笑聲卻把許大茂給惹毛了。

“哎,賈東旭,你吃飯就吃飯,好端端的笑個屁呀!不願意吃就滾出去,食堂裡本來就不讓吃飯,你算哪根蔥?”

話音剛落,易中海就黑著臉走了進來。

他可是經常在食堂吃飯的,在食堂吃飯的人可以偷個懶兒,比如吃完飯順便用食堂的水把碗刷了。

要是能搞好關係,還能讓食堂裡乾活的幾個大姨幫幫忙。

易中海經常這麼做,所以這都是大傢夥人儘皆知的秘密了,誰也不會說什麼的。

但今天眼下這許大茂將這秘密脫口而出,明顯是不給易中海任何的麵子,彷彿就是在指名道姓的罵他一般。

這可直接把易中海氣的說不出話來了。

許大茂也注意到了易中海整個臉都陰沉了下來,趕緊開口解釋著。

“一大爺,我可冇說您啊,我說的是您這徒弟。”

“他在這裡偷聽我們說話就算了,還嘲笑我,他有什麼權利嘲笑我?結婚這麼長時間了,一個孩子都冇蹦出來呢!”

“我看啊,他就是虧心事做多了,生不出孩子來吧?”

賈東旭聽到這話更是無語。

不過自己想想也冇什麼不對的地方,他倒是希望人們說他生不出孩子來,這樣也少讓他受點罪。

至少他可不想讓棒梗那個缺魂兒的從肚子裡蹦出來,給他無端的惹事生非。

棒梗可是個惹事精,就因為生了他,纔給他們賈家帶來了無儘的麻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