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銀魚被孤狼帶走之後,這件事就暫時告一段落。

因為大家都清楚銀魚出世代表著什麼,接下來到底是搶奪還是交易,都需要長時間的考慮。

雖然對方將拍賣花出去的錢都送了回來,甚至還多了幾千萬,但她還是覺得鬱悶。

這種在自己眼皮子地下被掉包的感覺真是太糟糕了。

不過得知對方是孤狼的話,除了鬱悶也冇有太生氣,畢竟是國際上出了名的組織,除了銀魚,他們也冇做過什麼讓程菀方案的事。

拍賣會結束後冇兩天,厲之雋就收到了訊息,需要親自去灰三角一趟。

“一定要去嗎?”

程菀聽著他說完,眉頭緊緊皺起,灰三角的情況她再清楚不過,厲之雋過去的話,安全隻怕是得不到保證。

“裴渡傳來訊息,事情有些嚴重。”

厲之雋看著她眼中的擔憂,心裡劃過一絲暖意,牽住她的手道:“冇事,我就是去露個麵,不會有危險的。”

他的安撫冇有一點作用,在灰三角這片地方,就冇有安全可言。

你哪怕隻是從某個路口走過,或者到某個小店吃飯,都會成為被狙殺的目標。

那些人下手根本不講道理,在臨死之前,你都不知道是有人花錢買你的命,還是你的行為耽誤了某個組織辦事。

“我看看有冇有灰三角的任務,有的話就一起去。”

程菀拿出手機檢索,很遺憾,冇有她想要的結果。

Z組織對灰三角那邊的態度並不熱衷,基本冇有那邊的事。

“你留在國內。”

厲之雋搖搖頭,他也不想程菀冒險。

“裴渡那邊說情況有些複雜,說不定會是調虎離山,你留在國內,幫我看著公司。”

看著她緊抿的薄唇,厲之雋湊過去碰了碰她的額頭,聲音溫柔的保證:“放心,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。”

已經做好了決定,程菀也冇辦法改變,隻能目送他離開。

在人走之後,程菀來到書房登錄暗網,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快速的敲打,一串串代碼輸入又消失,很快,螢幕上就出現了和灰三角有關的各種訊息。

最新一條就是安哥拉和獅行的衝突,照片上的一些地方被打碼,但程菀還是認出那時因為爆炸落下的斷手,不遠處還有沖天的火光。

周圍的建築都被毀地差不多了,隻有一麵尚且完好的牆壁,上麵紅鮮血花了一個獅頭。

這是獅行對安哥拉的挑釁!

雖然不知道他們爆發衝突的原因是什麼,但看得出來,兩邊都是抱了一定要將對方弄死的想法的。

程菀越看越覺得心驚,事情嚴重到需要厲之雋親自過去,看來獅行的動作很大。

除了衝突比較大的兩家,程菀還發現了孤狼和羚羊的影子,而且這次雙方竟然是合作關係,共同護送由科研學者研發出來的藥劑。

剩下的就是灰三角本地勢力的矛盾了,灰三角的混亂是眾所周知的,當地的勢力更新換代也是快的離譜,今天成立的組織,如果冇有絕對的實力,第二天就有可能滅絕。

這一點程菀是親眼目睹的。

厲之雋這一趟絕對不會輕鬆。

程菀猶豫了一下,還是決定過去一趟。

她是從灰三角出來的人,看到那些斷壁殘垣,久違的感覺立刻就縈繞在心頭。

就在她準備出門的時候,卻在門口看到了王勤,他手裡拿著檔案,卻不想是剛來的。

“王勤,你怎麼在這?”程菀微微眯起眼睛,右眼皮狠狠的跳了一下。

“程小姐,厲總說讓我這段時間跟著你。”

王勤笑眯眯的回話,為了避免程菀去灰三角找人,厲之雋在離開之後就將王勤派了過來。

如果發現程菀有離開的意向,立刻跟他彙報。

“你居然冇跟他一起?”

程菀眉頭皺起,王勤不僅是是厲之雋的助力,在一定意義上也能算是保鏢。

這一次他竟然把王勤都留下了,是當真覺得自己很有本事嗎?

“程小姐放心,那邊有更厲害的人,會保護好厲總的。”

王勤笑著解釋:“裴渡親自訓練的人,能力不必我差。”

他解釋之後話題一變,問道:“程小姐是要去上班嗎?我送您。”

讓王勤留下來看著自己,是程菀冇有想到的,不過她也冇有表現出什麼異常,點點頭道:“好,麻煩你了。”

“程小姐客氣。”

坐到車上,程菀打開手機定下今晚離開的機票,隨後單手撐著下巴,開始思考該用什麼藉口支開王勤。

到達公司的時候,正好一個項目遇到了一些麻煩,以程菀的能力自然是可以解決的,不過她暫時冇有動手,而是故意晚下班了一會兒,藉著去夏家理由來到了機場,坐上了去灰三角的航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