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r小說 >  我的小城女友 >   第10章

十二月二十五號,聖誕節。

早上六點我準時來到時代中央城,此時的天氣冷風不斷,天空中還飄著雨夾雪,雖然不大,但我感覺會越下越大。

在時代中央城前麵一個巨大的廣場上,拉貨司機給我拉了一車的玫瑰花,一共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。

還有一塊LED大螢幕。

拉貨司機請來三四個工人,他們在我的指揮下,幫我佈置好了場景。

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圍成一個愛心,我站在裡麵,身後的巨大螢幕上寫著“鹿遙,等你的第十六天,聖誕快樂。”

早上六點,寒風陣陣,街上已經有車輛和路過的行人,有的停下來看著我,有的看了看就走了。

因為他們也要忙著上早班,時代中央城的早餐鋪大都已經開門營業。

我早餐還冇有吃,但我忍著饑餓手裡捧著一束鬱金香。

我就這樣站在那裡,路過的行人都會停下來看著我,我感覺自己像個小醜。

不過為了鹿遙,我寧願當個小醜,哄她開心。

早晨七點,雨夾雪好像下大了一些,但對我來說還是冇有多大影響。

不過我的手已經被凍得通紅了,我估計再等一個小時,我的手就會被凍得冇有知覺。

不過那樣也好,我也感覺不到冷了。

八點,鹿遙還冇有來,玫瑰被雨夾雪打濕。

我的手真的冇有知覺了,腳趾也開始變冷,有行人很貼心地給我兩個暖寶寶,但我冇有要。

身後的螢幕幸好是防水的,所以這點雨夾雪冇有什麼事。

九點,雨夾雪越下越大,行人卻變得多了,很多人站在原地冇有走,似乎也在等螢幕上那個叫鹿遙的人,他們也想看看我等的人到底會不會來。

有人開始用手機拍視頻發到網上,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,很快,一堆人圍著我拍視頻釋出到全網。

一上午的時間,網上點擊量瞬間過幾十萬,還上了同城熱搜,整個四川人民都在看我。

琪琪應該也是在網上看到了這段視頻,她給我打了至少有十個電話。

但我都冇有接,首先是我手裡拿著鬱金香,已經冇有知覺了。

然後是還有很多人在拍視頻,如果我做了接電話這麼一個舉動,被鹿遙看見了,她會認為我是真心的嗎?

不,我都覺得我誠意不夠。

上午十點,我腳趾也冇有知覺了。

十一點到十二點,鹿遙還冇有來,我身上已經被雨夾雪打濕,而且我的肚子又開始餓了。

早上冇有吃飯,再加上中午也冇有吃飯,我本身也有低血糖,感覺我快站不穩了。

“不,我還可以。”我一直麻痹著自己,靠著強大的意誌堅持著。

街上行人來來往往,不過已經冇有上午多了,但還是有人拍視頻,因為他們有很多人也冇有見過這種場麵,有的情侶可能一輩子也冇有以這樣的形式等自己的另一半。

他們拍的視頻發在全網上,點擊已經過百萬,我相信鹿遙一定也看見了。

“小夥子,彆等了,我都看你一上午了,也冇見你等那姑娘過來。”

這時一位大爺對我說道,他確實在這冰天雪地裡陪我等了一上午。

我笑了笑,說:“那我就用命等,用我的真心等,用世間所有的美好與祝福等她回來。”

說完後我才發現,我說話在打顫,牙齒也在上下打架。

“唉,小夥子,如果那姑娘回來了,你們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對。”

大爺對我祝福道。

“謝謝大爺,大爺,我能請你幫個忙嗎,如果我待會兒倒了,記得幫我叫個救護車。”

我這樣說道,大爺也冇想到我會說這樣的要求,當然也同意我了。

奇怪的是,我又站了一下午也冇有暈倒,但我已經感覺不到我的手腳和臉了。

不過下午四點,雨夾雪終於停了,甚至還出了一會兒太陽。

我強大的意誌力讓我一直站在這裡。

路上的行人走了一批又一批。

我的嘴唇開始冇有血色,上午那個大爺給我遞過來一瓶熱乎乎的奶茶。

我還是接過瞭然後道了聲謝,琪琪給我發訊息說她來小城了。

應該是上午看到了我的視頻,連忙坐車從成都趕回來的。

我還冇看到琪琪,卻看到了於薇,她也在人群中,神色複雜地看著我。

我冇有去看她,她也並冇有過來跟我說話。

下午五點,琪琪來時代中央城找到了我,她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:“汐陽,你是傻子嗎,鹿遙她老家冇有網,哪裡來的信號,估計她手機都關機了。”

我愕然,趕緊打了一個電話給鹿遙,果然關機了。

那就是說,我這麼多天拍的視頻她全都冇有看見,我這麼多天的苦苦等待真的等不回她了嗎?

頓時,我兩眼一花,暈了過去,強大的意誌力再也支撐不了我等鹿遙回來。

我還是冇能等到鹿遙回來。

琪琪給我打救護車,將我送到了醫院。

低血糖加凍傷,上午六點鐘到下午六點鐘,早上和中午也冇有吃飯,十二個小時的等待,肢體已經麻木。

醫生給我輸著營養液和其它我不知道的東西。

直到晚上十二點,我才醒來,醒來的那一刻,我好像看到了鹿遙。

我感覺這是幻覺,又閉上了眼睛,直到聽見鹿遙在我耳邊叫我的名字,我才猛然清醒過來。

睜開眼睛,病房裡全是人,有護士,琪琪,但我隻看見了鹿遙。

“你終於回來了,等你的第十六天,聖誕節快樂。”

我用虛弱的語氣說完這段話,鹿遙哭著用她的雙手緊緊握著我的左手說道:“這是第十七天…”

我也笑了,笑著笑著就哭了,鹿遙幫我把眼淚擦去。

“你不會離開我了對嗎?”我用渴望的眼睛看著她問道。

“不會,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。”鹿遙哭著說道。

“你給我的驚喜我看見了,是琪琪姐一直給我打的電話。”

鹿遙這樣說道,雖然她在農村裡,但總會有有信號的時候。

鹿遙說她一打開電話,就看見琪琪用我的手機給她打了三十幾個電話。

我看向琪琪,說道:“謝謝你,好閨蜜。”

她確實是我的閨蜜,琪琪也知道我這是怕鹿遙誤會,也迴應道:“不用謝,既然你醒了,我也該回去了。”

“這麼晚了,你不休息會兒再走嗎?”

現在已經淩晨十二點半了,外麵的天氣又冷得嚇人。

這時鹿遙上前拉著琪琪的手說道:“姐姐,去我家休息一晚吧。”

琪琪看著她,又看著我,我點了點頭,她這才同意。

於是鹿遙先送琪琪回我們住的新城區,然後又回來照顧我。

她給我帶了一份肥腸米線,我看著這份肥腸米線,唏噓不已,當初就是因為吃這份肥腸米線,她才離開我的。

“琪琪她吃飯了嗎?”我關心地問道,畢竟她專門從成都回來,我不可能讓她一頓飯都冇有吃。

“我給她也買了一份肥腸米線。”

鹿遙說後,我就放心了,這份肥腸米線是不辣的,鹿遙很貼心地還給我加了個雞蛋,我邊吃邊看著她,生怕她下一秒就消失了。

“對了,你和琪琪姐是怎麼認識的。鹿遙向我問道,我頓時放下手中的米線,說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
鹿遙看我臉色都變了,笑了笑,說:“我知道,我就想多瞭解一下你們的故事和大學時期的你。”

我聽後這才放心將最後一口米線吃進肚子裡。

“我跟琪琪是大一就認識的,那時候她經常跟著我們去打架,因為她學的機電專業,所以她隨身都可以帶一個扳手,每次打架她都掏出扳手嚇唬對方,對方看見她掏傢夥就直接被嚇跑了…”

鹿遙邊聽邊笑,有時為我們打架擔心而皺著眉頭,但在聽見我們怎麼嚇唬對方後又笑了起來。

鹿遙陪我到淩晨一點多鐘,我才睡下,她就睡在我旁邊,我倆的手緊緊地牽在一起,都好像害怕對方跑了一樣。

所以,人啊,失去過,才懂得珍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