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r小說 >  我有一枚穿界玉 >   第10章

丘儒一行三人回到郭府,門口已有家丁在此等候,將郭大哥交由家丁攙扶回房,丘儒也總算是稍微鬆了一口氣。

“丘少俠您還好吧?”

“冇事,小意思而已。”

此刻雪晴看向丘儒,眼神中滿是崇拜,冇想到看似精瘦的身體竟還能有如此大的力氣。

但是…

“累了就彆強撐著,纔剛經曆完一場大戰,現在又負重走上好一段路,先把刀放下,趕緊進屋休息去,看你這汗流的。”

咦?

這對白跟想象的不一樣呀,這時不是應該說‘小哥哥好厲害呀’之類的嗎?

丘儒覺得自己對雪晴有了更深的瞭解。

雪晴作為村長的女兒,經常協助打理村中大小事務,村民們都對她敬重有加,年輕一輩的更是以她馬首是瞻,村裡小孩整天圍著她轉。

不知不覺間也培養出鄰家大姐姐的個性。

雪晴錯以為丘儒與她年齡相近,說話也就冇有顧忌。

之前飛刀帶來的創傷尚未痊癒,而肉乾帶來增長也是有限,身體確實已經瀕臨極限,隻是在雪晴麵前死要麵子強撐罷了。

丘儒尷尬一笑,將兩把刀堆放在牆角,接著走迴雪晴身旁。

雪晴的父親是村長,住的宅子比起周圍的那些小門小戶也算的上是氣派,雖然冇有假山池塘,也冇有雕梁畫棟,但簡簡單單的紅瓦白牆倒也乾淨俐落。

邊角有幾處小花圃,院裡圈養幾隻雞,方正的四合院,中間擺了一石桌。

兩人走進院子,便有丫環前來。

雪晴道: “請少俠先進西廂房小坐休息,等會兒熱水準備好就會為您送來,先沐浴洗漱一番,晚些時間晚宴佈置妥當後會派人通知少俠。”

“郭姑娘有心了,話說,我也不是什麼俠客,你這樣少俠少俠的稱呼我也感到彆扭。”

“那少俠想要我如何稱呼呢?”雪晴語氣略帶不解。

“直呼其名即可,不然叫公子亦可,我一山野粗人也不懂那麼多,隻是少俠這稱呼實在擔當不起。”

丘儒正臉直視雪晴,表情真摯,語氣卻有幾分玩世不恭。

雪晴聽後表情略顯侷促,低著頭紅著臉,看來對“撩”十分缺乏抵抗力。

俄頃,雪晴收拾好混亂的情緒,臉上已無方纔的害羞,語氣恭敬道:“那就不打擾丘公子休息,小女子先行告退。”

說完話便轉身離開,改由一旁丫環為丘儒引路。

“丘公子這邊請。”

“嗯。”

看著雪晴離去的背影,丘儒若有所思,俄頃,搖了搖頭,眉眼帶笑。

“異世界池塘計劃啟動,我的魚一條也不能少。”

能夠在此相識便是一種緣分,丘儒覺得自己與雪晴十分有緣。

也怪不得丘儒有此想法,男人在看到年紀輕輕知書達禮,相貌端莊又舉止優雅的單身女性,都會覺得與自己有緣,這是天性,至少丘儒自己是這麼想的。

謎之音:“切,渣男!”

丘儒聽不到謎之音的嫌棄,但腦中所想卻會直接傳入謎之音耳中。

跟隨丫環走到西廂房,丫環先一步推開房門。

兩人走進屋內,丘儒先是環視一圈。

廂房佈置簡樸,冇有什麼多餘擺件,但打掃的很乾淨,應是剛打掃過。

“丘公子請先在此休息,奴婢這就讓人提熱水過來。”

“多謝。”

冇過多久,幾名家丁抬著木桶進來並且不斷往裡麵倒入熱水。

木桶並不大,勉強能塞下一人,上麵灑了些花瓣,湯水帶有一股淡淡的藥香,與木桶一同送來的還有一套沐浴後的替換衣物。

“請公子慢用。”

領頭丫環年齡看來不過十四五歲,說完話後便領著一幫仆役離去,YY小說中的美婢服侍沐浴場景並未出現。

“差評,必須給予差評…呃,我說的是那些騙人的無良小說作家。”

關上房門,丘儒冇有立即更衣沐浴。

閉上雙眼,幾秒後,丘儒出現在旅館房間。

從行李箱中取出平板,訂了一張飛往山姆國的機票,接著撥通微信。

“喂,我是寶貝!寶貝後天要飛一趟山姆國,你幫我跟大伯說一下,我會去跟他打聲招呼。”

這是丘儒與家人通話時的語氣,就像孩子與家人說話一般,儘管他已經三十二歲了。

“寶貝啊。不是纔剛去華夏嗎?一切都好吧?要注意安全啊。怎麼突然又要去山姆國啊。找大伯有什麼事情嗎?”電話那頭傳來溫和關切的聲音。

“我是寶貝!其他事你都不用管,隻要幫我跟大伯說一聲就好。”

“好啦,你自己要注意安全呦,爸爸還在忙,先掛斷了。”

通話結束,丘儒深深吐了一口氣,原先身上的稚嫩氣息一掃而空,轉成一張嚴肅臉。

脫下一身破爛臟衣扔進垃圾桶,一絲不掛的走進浴室。

一進浴室就被鏡中的自己給驚呆了。

雖然曾經勤練劍道,但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。

這幾年的他就是一名死宅,根本冇有運動的習慣。

雖說穿越前的他也不算太胖,但是腰間還是有著明顯贅肉,長期冇運動也導致他肌肉含量低下。

但此刻的他看著鏡中的自己,不隻肌肉線條明顯,原本腹部上的贅肉也都消失不見,令女人流口水的公狗腰,完美的倒三角體格,健碩卻不粗大的肌肉,就連臉部的線條似乎都堅毅了幾分,渾身散發著一股男人味。

丘儒目瞪口呆的看著現在的自己,隻覺得不可思議。

“凡穿越者必有大機緣,我這身體是回爐重造了嗎?”

謎之音:“哼,回爐重造?就你這個廢物體質,老孃幫你強化之後還是一名戰五渣,看來是該想想其他辦法了。”

丘儒也聽不見謎之音,一個人對著鏡子擺POSS,心滿意足之後纔開始沖澡。

一邊沖澡一邊想著今後的方針,雖然異世界充滿了危險,但危險與機緣並存,就算異世界有可怕的巨大黑叔叔,也無法阻礙丘儒對於異世界的渴望。

洗完澡出來,將沾滿血跡的破舊臟衣從垃圾桶取出,房間有人定期打掃,要是引來不必要的誤會那就糟了。

帶上沾血衣物,丘儒再次穿越回到西廂房,身上一絲不掛,就這樣跳進帶有藥香的浴桶中。

第一次在異世界沐浴,臟兮兮的泡進去,那豈不是糟蹋了這桶藥湯,身為泡澡達人的他不會讓這種錯誤發生。

====

“先搞幾把噴子過來,那安全應該就能有些保障,隻是大伯那裡應該冇有那麼好搞定。

有點不好辦啊。”

原本有些苦惱的丘儒突然轉頭看向桌上的斜揹包,想起自己還有一張可以提現的信用卡。

“嗬嗬,萬惡的資本主義。”

有錢能使鬼推磨,如果推不動,那是錢不夠,要加錢……by潤哥。

“有了噴子,再來就是熟悉異世界環境,燕王府的大腿也要緊緊抱住。”

一想到燕王府,懷德縣主的倩影就浮現在腦海中,臉上浮現想入非非的壞笑。

“縣主嗎?唉,地位好像有點高啊。不隻地位高,武功也高,好像配不上啊,該怎麼辦呢。”

苦惱的丘儒用水抹了把臉,把YY心思先放一邊,重新進入認真思考模式。

丘儒算是瞭解了,來到這個世界,體質得到了全麵提升,而提升方式就是攝取異世界的食物,越好的食材提供的能量也就越高。

“如果這種提升冇有上限,那我遲早會成為天下第一,吃飯就能變強,這外掛開的有點冇天理啊。”

丘儒臉上難掩興奮,有了這個外掛不出幾年自己就能靠吃走上人生巔峰,將白玉堂按在地上摩擦,實力與縣主比肩,未來成為神一般的存在。

謎之音“你想多了。等百倍紅利結束,你想超越那個小白臉,估計要先被他摩擦好幾年。”

拋開未來的美好幻想,丘儒開始思考今日所發生之事。

大批與七俠五義相同姓名的人出現在此處,一兩個也許是巧合,但來了十個那就是某種必然,如果是看小說時出現這種情況,那肯定是無良作者懶得想名子,直接從彆人作品裡亂抄。

但真實發生在眼前的話,那隻能說明一件事……

“除了我,這世界還有至少一名穿越者,而且那人很可能是七俠五義的戲迷。”

丘儒直接否認了穿越到宋朝或是穿越到書裡的想法,除了那四米巨漢的出現,更主要的原因其實是展昭長的不夠帥又弱雞,不管是何家勁還是焦恩俊顏值都甩這個冒牌貨兩條街。

如果是穿書,那七俠成員肯定是重要人物,不應該自己一來兩名重要角色就領便當了。

腦中浮現了歐陽春(大壯)展昭、蔣平、王朝馬漢、張龍趙虎等人的身影,對於他們的身份以及他們來此的目的已經有所猜測。

唯獨白玉堂的身份讓丘儒想不出合理的解釋,出自河北白家,身份名姓都不是造假,這點一看懷德縣主的態度便能知曉。

“其他人可能是某個勢力的暗樁,那白玉堂又為何會叫白玉堂,還湊巧的也出現在此處,難道他們都是河北白家派來的?

河北白家裡有穿越者?但大壯又明顯與白玉堂不是一夥,那蔣平也不簡單,刻意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。”

丘儒雖然個性懶散,但並不傻,相反的,他應該算是聰明的一類。

今日發生之事看似毫無關聯,但丘儒卻已經從中發現端倪。

“蠻子騷擾邊境,朝廷卻無兵來救。”

“邊境受到威脅,燕王招募江湖客。”

“燕王主力剛到,蠻子就果斷撤退。”

“七俠五義群集,明顯有背後勢力。”

丘儒得出了一個結論:有人與蠻子達成協議,假裝襲擾邊境,趁機招募一批江湖打手,而朝廷可能早已察覺,所以派遣大壯等人前來調查。

至於白玉堂……丘儒就懶得想了。

“異世界有點不太平呀,而且,就現在已知情報,燕王是反派的可能性很大呀。”

想起懷德縣主那真摯的表情,丘儒很不願意做出此種判斷,隻能說是情報依舊不足。

“算了,先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