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海遠和鐵開山帶來的手下麵如死灰,哪裡還敢上前!

陸判在他們眼中,就是一尊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殺星,這時候誰上誰死!

“滾!”

陸判厲喝一聲。

眾人帶著徐海遠的屍體和不知生死的鐵開山倉皇逃離,一秒鐘都不敢停留。

陸判淡淡笑著,看著麵帶恐懼的墨家眾人,眼底卻是濃濃不屑和冷意。

這裡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是羞辱過墨子煙的劊子手。

墨詩瑤迎上陸判的目光,猛地打了個哆嗦,露出畏懼,“是,是徐家要對付你……跟……跟我們墨家冇什麼關係……”

陸判環視眾人,冷聲道:“我今日來有兩件事,第一件事是取回當初的定親信物。”

墨詩瑤的父親墨雲國趕緊硬著頭皮解釋起來,“陸……陸判,信物被我父親收起來了,隻是他老人家知道,隻是父親一直處於昏迷中,怕是一時半會兒拿不出來……”

聽聞此話,陸判目光沉了下去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“我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,如果拿不出來,你們在場的所有人,都去死!”

說著,陸判對葉無道吩咐道:“無道,開始倒計時,每晚一分鐘,便殺一人,直到他們交出信物為止!”

“是!”葉無道領命,上前兩步,釋放出殺意。

墨子煙一聽陸判要殺人,有些害怕,畢竟對方都是自己的親人。

“判哥哥……”墨子煙想要替眾人求情。

“子煙,你想替他們求情?”陸判問道。

墨子煙貝齒咬著下唇,點點頭。

“你可知道自己身上的紫癜並非落水後遺症,而是中毒?”

陸判心中暗歎,他知道墨子煙會替墨家眾人求情。

“可知你生病期間,住的地方臭氣熏天,連狗窩都不如?”

“可知墨家眾人,自上到下竟無一人去探望你照顧你心疼你?”

陸判字字如雷,擊在墨子煙的心頭上,讓她嬌軀顫抖。

他雖然心疼墨子煙,但墨子煙太善良,他必須要讓她認清現實,看清墨家眾人嘴臉!

“我,我……”墨子煙思緒混亂,有些不知該怎麼回答陸判。

“子……子煙?你是子煙?”

丁麗聽見陸判對墨子煙的稱呼,震驚地瞪大眼睛,難以置信地看著像是從童話裡走出來,公主似的墨子煙。

墨家其他人也是一臉震驚!

墨子煙不是得了瘋病,住在醫院裡麼?

怎麼跑出來了?而且還變正常了!

“媽……”墨子煙聲音哽咽。

“天啊,真的是可憐的子煙……”丁麗趕忙上前拉住墨子煙,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了。

“嗚嗚嗚……我可憐的女兒,快讓媽好好看看……不是媽不去看你,是醫生說你的紫癜傳染,禁止探視……是媽對不起你……”

“媽有罪,你打我罵我都可以……”

丁麗抓著墨子煙的手往自己的臉上打。

陸判冷眼看著這一切。

丁麗一番真情流露,直接讓墨子煙忘了陸判剛說的那番話。

“媽,你乾什麼呢……我冇責怪你,更何況我現在已經好了,判哥哥治好了我的紫癜,判哥哥……”墨子煙心軟了。

丁麗見墨子煙一口一個判哥哥,眼底閃過一抹精明,語重心長道:“子煙,你離這個來曆不明男人遠點,他剛剛殺了人,是要吃牢飯的!”

墨子煙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被丁麗話嚇得臉色蒼白。

“冇人敢抓我!”陸判冷哼。

丁麗卻露出不屑之色,開口嘲諷,“你以為自己是什麼人,徐家這麼多年來一直打點警署,你殺了徐海遠,他們絕對不會放過你!”

“再說,你昨天在訂婚宴上已經退婚,現在跟我們墨家冇有任何關係,我勸你離子煙遠點!”

丁麗警告陸判。

墨子煙已經恢複容貌,丁麗就必須利用好這個籌碼,爭取到最大利益!

而且,她把陸判對墨子煙的態度看在眼中,對他的恐懼弱了幾分,連帶著說話也變得肆無忌憚起來。

“這個世界不是有點蠻力,會點功夫就可以無法無天,你得罪徐家,肯定吃不了兜著……”

陸判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目光如刀,驚得丁麗硬生生把後麵的話吞回去。

“再敢放肆,我會割了你的舌頭!”陸判如一尊冷麪閻羅,“哪怕你是子煙的……母親!”

“我,我說的是事實……”丁麗慫了,聲音弱了很多。

她把墨子煙拉到身邊,眼淚巴巴的,“子煙,這種隻知道打打殺殺的男人我們墨家是絕對不會接受的,回頭媽給你介紹更好的……”

“媽!”墨子煙秀眉微蹙打斷丁麗,語氣堅定,“我不會嫁給彆人的,判哥哥也不會有事。”

“死丫頭,你要氣死我……”

“你們還有十分鐘!”陸判打斷丁麗,冷聲提醒。

墨子煙一聽這話,有些急了,“判哥哥,你相信子煙,這裡麵一定有什麼誤會。”

“陸判,這裡麵肯定有什麼誤會,我們是子煙的爸媽,怎麼可能給她下毒,這裡肯定有誤會。”

墨雲國也趕忙開口,生怕陸判一個衝動,在墨家大開殺戒。

“判哥哥,你就相信子煙一次……”墨子煙有些懇求地看著陸判。

陸判暗歎了口氣,墨子煙實在是太善良了。

“好,子煙之事我暫不追究,但定親信物我必要取回,你們還有七分鐘的時間!”

陸判神色淡漠,既然已經休了墨詩瑤,那他師父留下的信物必是要取回的。

可就在這時,一群身負槍械之人衝進墨家,直接將墨家客廳圍了個水泄不通!

黑黝黝地槍口,全都瞄準陸判和葉無道!

“李警司,這件事可跟我們墨家一點關係都冇有啊,是他殺了徐總,你快把他抓起來……”丁麗眼睛一亮,趕緊開口。

“對,趕緊把他抓起來,最好關個幾十年!”

“不不,他殺了人應該槍斃纔對!!”

墨家眾人認出為首之人是青城警署的李威警司,紛紛惡人先告狀,將陸判推了出去。

“媽,你彆亂說……”墨子煙急了。

“找死麼?收起們的槍!”葉無道雙目怒睜,掃視眾人,厲聲喝道。

這群人敢拿槍瞄著陸判,簡直就是活膩!

李威卻冷聲道:“舉起手來,不許動,否則——”

“否則怎樣?”

陸判開口,下一秒已來到李威麵前。

而李威手中的槍,不知何時出現在陸判手中,正死死抵著他的腦袋。

瞬間,李威驚出一身冷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