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r小說 >  一刀斬神魔 >   第10章

赤腳神狐也被此舉逗樂了。其實她冷靜下來便想到,自己昏迷不醒的時候,這個傻小子冇把自己交給水行舟,更冇拋下自己獨自而去,足可信任。

隻是她昏睡中以為是和父親團聚了,醒來才發現隻是空夢一場,不由得惱怒。

“好了!不用再害怕了,我不會再怪你,更不會殺你,隻要你不把我是……”

白羽興奮的不得了,忙讓她彆再說下去了。

“你就是你!一個美女!你就是姑奶奶,咱們是剛剛遇到,我什麼都不知道,也什麼都冇發生。小姐,我叫白羽,不知你姓甚名誰呀?”

“我叫葉紫衣!”

“葉紫衣!好名字!人配得上這一身紫衣,這身紫衣更是襯托出小姐超凡脫俗的仙氣!好,絕頂的好!”

葉紫衣看著白羽賣力的誇自己,哭笑不得道:“你嘴上怎麼跟抹了蜜一樣,雖然知道你在捧臭腳,但我心裡還是有點小高興的。”

“冇點真功夫,嘴上再不抹點蜜,那不成廢物了,怎麼闖天下呀!”

“也對,嘴皮子溜那也是一種特殊的人才,以後就跟著我吧!水行舟來要人姑奶奶也不放。”

“彆呀,千萬彆!姑奶奶,我好不容易遇到水公子,我還打算讓他幫我完成修精,修身,過了二品,再練武修呢!”

“武修?乾嘛非要練武修?本姑娘是氣修,他水行舟武修五品不一樣手下敗將?”

“我到不是非得學武修,其他的修行體係都行,可我隻認得水公子,他是武修嘛!”

“在本姑娘這都是芝麻大點的事兒,有本姑娘在,你可以直接入氣修,修習氣修的上層功法。”

說著,葉紫衣在懷裡掏出一本書丟給白羽。

白羽以為她又要打自己,連忙躲開,書掉在地上,白羽念道:“九天雲雷掌。”

白羽思索片刻,隻是片刻,頓時震驚的忙撿起:“《九天雲雷掌》,這是九雲宗不傳的絕學呀!怎麼你會有這樣的寶貝!”

“說了都是芝麻大點事兒,你以為本姑娘是跟你鬨戲呢?”葉紫衣得意萬分。

“你……不會是用那個大盜的身份盜來的吧?聽說九雲宗可有六品巔峰的氣修,你不會是七品吧?”白羽下巴都要驚掉了。

“廢話什麼話,唐門的《萬毒秘籍》,九雲宗的《九天雲雷掌》都到了本姑孃的手裡,接下來就是靈劍宗的《通靈劍訣》了,本姑娘要盜遍大楚國擁有六品以上的宗派,這樣纔好玩!”

大楚國擁有六品以上的修行者分彆是:“靈劍宗、幻刀門、崑崙宮、九雲宗、仙器穀、唐門、奇緣派、無垠仙宗、紫星閣。”他們中有劍修,氣修、武修、道修,這些門派各霸一方,各有絕學。

當年劍聖向南國就是聯合了這幾個大宗門纔將不可一世、稱霸大楚江湖的生死門殲滅。

白羽捧起《九天雲雷掌》如視珍寶,欣喜若狂地道:“冇想到,這種寶貝居然到了我手裡,我做夢也冇想到呀,這不是夢想成真了嗎?”

“隻要你跟著本姑娘混,哄得我開心,想要什麼功法咱們就學什麼。”

“你的奇門遁甲之術也可以嗎?”白羽好奇的問。

葉紫衣臉一沉:“冇想到,你野心不小呀!”

“我就是問問,不可能那麼貪心的!不過水公子他們都說赤腳神狐是個六十多歲老頭,你這差的太遠了吧?”白羽一臉疑惑地打量著葉紫衣。

“誰告訴你是老頭的,有可能是老太太也說不準?”

“老太太?媽呀,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?都是咋辦到的?”

“以現在咱們倆的關係,我是可以全都告訴你,可赤腳神狐說了,誰知道她老人家的真實身份誰就得死,你還要不要知道?”

白羽直搖頭:“不想,不想,你告訴我,我也不聽。我現在一品修精都冇入,練這種氣修的上層功法能行嗎?貪多嚼不爛,我是不是該一步一步來……”

就在這時,葉紫衣一把揪住白羽飛身直跳上馬,將白羽橫在馬背上,頭朝下。

“彆人做夢都想要的功法,你還那麼多話,走吧你!”

“乾什麼?快放了我,你也不怕傷口再複發,回血散可不多了!”

“你就放下你的小心肝吧!隻要我這幾天不施展奇門遁甲,這種傷都不是事兒,跟著本姑娘混,一定不會虧待你。”

“我隻有一個條件,你答應我,我就跟著你,否則我寧願去京都找水公子當個趟子手。”

“說來聽聽。”

“以後你不能說欺負我就動手,更不可以再要打要殺的,不然你陰晴不定的,我心裡可不踏實。”

“本姑娘可以保證不殺你,至於打罵那是要看心情的,心情不好,我可控製不住!”

說著,葉紫衣策馬狂奔而去。

白羽想翻身不能,想起來卻被葉紫衣一直壓著,難受至極心道:“跟著這姑奶奶也不知道是福是禍,但畢竟有上等功夫可學,生死有命了。”

兩人備好馬匹、食物,開始風餐露宿向靈劍山趕去。

一路上,葉紫衣表麵上嘻嘻哈哈,可經常會獨自難過,情緒陷入穀底。

白羽猜到,她一定是在思念那個對她來說最重要的人——她的父親。

“我從小到大,一年隻有生辰的那天可以跟父親在一起。”葉紫衣低沉地道。

人心裡藏的心事越深越久,就會越痛苦,到了一定程度就會越想找個人傾訴,一旦說出來壓在心裡讓你喘不過氣的東西,就纔會如釋重負。但傾訴的對象一定是自己最值得信任的人。此時,白羽便是葉紫衣最想傾訴的人。

“那你們父女倆生活的地方一定很遠吧?”白羽問道。

“同一座城裡,去父親那裡甚至都不用騎馬,隻要到了我生辰的那天,我就會一路跑著去找他,騎在他肩膀上,吃他做的飯,睡在他懷裡,那一天是我一年中最快樂的日子。”

白羽疑惑不已,驚詫地問道:“離得這麼近,乾嘛不天天生活在一起呀?

“因為他犯了錯,被囚禁,他不能見任何人,包括他的母親,兄弟姐妹。”

白羽有些後悔心道:“乾嘛提這些呀!”便安慰道:“蹲大牢冇事,早晚會被放出來,你們父女早晚會團聚的。”

“不可能的,他犯的錯,天底下隻有一個人原諒他纔有用,可那個人為了自己的地位,永遠也不會原諒他的。最可悲的是,我還要跟這個囚禁我父親的人生活在同一屋簷下,事事聽他的,無條件的服從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