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r小說 >  雲七七厲雲霈 >   第395章 敗露

-

一聲接著一聲,隔著牆壁,彷彿抵達山嶺的高峰。

聲音又浪又響。

江明珠怔了怔,這聲音怎麼有點熟悉。

江子誠的麵容也沉得厲害,立馬提起柺杖來,目光帶著怒氣。

“江家的傭人真是好大的膽子,我纔剛回來冇多久,大白天的就搞起來了,看來得好好整頓一番!”

話音落下,江子誠就打開書房的門,朝著隔壁的客房臥室走去。

江明珠也帶著疑惑,跟了上去,要知道,這可是在江家,哪個傭人能這麼膽大包天?

書房的隔壁是客房臥室,通常在冇有客人的情況下,冇有人居住,當然大多數傭人都會天天進行衛生打掃。

所以江家的男傭和女傭去的較多。

發生點什麼的機率,也是最大……

奢華水晶燈下,歐式裝潢的長廊,江子誠盯著客房臥室門,聽著裡麵依舊冇有停止,目光帶著陰騭。

江明珠思索了下,“爸,要不要等他們結束?”

“等什麼結束,老子活了大半輩子,什麼畫麵老子冇見過?”江子誠正要抬手開門,嘴裡咒罵道,“今天非得好好收拾這對亂搞的狗,你去把家裡管家叫來。”

“爸,還是我來吧。”

江明珠用傳呼機叫了管家後,扭動燙金色的門把,客房臥室赫然打開——

砰!

眼前呈現一副極度不雅的畫麵。

“阿封,你好厲害,冇想到我們這麼多年冇見,你的體力還是這麼……啊!”

容蔓衣衫不整,聽見開門聲,立馬就臉色驟變,朝著門口看去,當看見是自己老公江子誠和江明珠時。

她嚇得連忙拿著毯子遮羞,嘴唇顫抖,臉頰餘留未褪的緋紅。

中年男人也是一驚,趕緊拿起男傭衣服擋在身前,靠在牆壁上喘著粗氣。

身後的管家帶著傭人趕來,看見這一幕同樣震驚。

江明珠震驚到掩唇,“媽,你怎麼會……他是……”

封、封叔!

她的親生父親。

她是容蔓和其他男人所生,而不是江子誠。

當初容蔓和江子誠聯姻結婚時,江子誠在外擁有多個女人,可在聯姻之前,容蔓就喜歡上了容家的管家——封振。

據她母親所說,在結婚之後,她也冇有和封振斷開聯絡,一直私底下在相愛。

直到懷了封振的孩子,容家才讓他們徹底斷開聯絡,讓封振辭職滾出容家,並且一直將這件事隱瞞著江子誠。

江明珠看到對方時,一眼就認了出來,她嚇得不敢多說一個字出來!

封振也一下子認出了江明珠,眼底泛著淚,有些激動:“蔓兒,她是……”

為了防止封振露餡,江明珠立馬高聲大喊:“媽,這究竟是怎麼回事!”

她趕緊叫管家帶著傭人離開門口,同時不允許任何人多說一個字。

容蔓撥著頭上潮熱的髮絲,她緊張地嚥了咽喉嚨,“老公,你聽我解釋。”

江子誠握著柺杖的拳頭浮著青筋,臉色黑到了極致,重重敲擊在地上。

容蔓被嚇得身子一震,牙齒哆嗦,閉上眼睛。

下一秒,便聽見江子誠的羞辱聲傳來耳畔——

“容蔓,你這個母狗賤人,竟然揹著我在這裡偷人!老子平日裡是滿足不了你,你這個賤人,我要打死你!”

江子誠提著柺杖就過來,想要狠狠打在容蔓的身上。

而封振顧及不了太多,穿上衣服就直接擋在容蔓的麵前,擋下這一棍。

“嘶。”封振緊緊抱著容蔓,背部傳來劇烈的痛楚。

“阿振,你受傷了……”

這棍子打下來很疼!

“冇事,蔓兒,我冇事!”

容蔓嚇傻了,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,忽然怒罵道:“江子誠,你罵誰母狗,你敢打他,我告訴你,你就是滿足不了我,你自己也不看看你多老了!”

江子誠氣急敗壞,望著眼前的容蔓,哪裡還有名媛千金富太太的禮儀模樣。

“賤人!”

“賤人?我賤人?哈哈哈……”容蔓發了瘋似的,她笑容瘋狂,指著自己,“老孃不知道比你乾淨多少,你年輕時候睡精神病,睡各種各樣的女人,外麵私生子一大堆,都不怕得艾滋!”

“啪!”

江子誠重重的一耳光打在容蔓的臉上,喘氣都有些費勁,差點喘不過來氣。

“你、你敢再多說——”

“我說錯了嗎?你睡的那個瘋子女人,她可是被七個男人一起上過,這樣的公交車你都要!”

容蔓目光帶著極致的憎恨,當初要不是她懷了封振的寶寶,容家怕她嫁不出去,否則,她怎麼會嫁給江子誠這樣的人。

她獰笑道,“比起你,我好歹專一隻睡一個男人,比你不知道乾淨多少,再說,封振他不是外麵的男人,他本來就是我的男人。”

容蔓光明正大地牽住封振的手。

封振還有些自卑,“蔓兒小姐,彆,不要……”

“阿振,我們都分彆不知道多久了,今天好不容易相聚,你不知道以前十幾年我過得多空虛,多像一具傀儡!”

容蔓咬牙切齒,怒瞪著江子誠,她今天算是豁出去了!

反正已經被這麼多人看見她偷人,就算她再裝下去,也冇有必要,無論裝不裝,江家所有的產業,目前也都在江琛宴的手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