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r小說 >  鐘焉戰紀 >   第10章

野豬王繞到側麵,用那隻獨眼看著烏爾德。

“想要那個是吧,給你!”

烏爾德丟出一個胡椒彈炸開在野豬王的臉上。野豬王嗷嗷大吼,烏爾德趁勢拿出一柄飛刀,徑直插過去。

轟——

又是地裂!野豬王剛剛用過的那招,烏爾德被震飛出去。

還未落地,野豬王憑藉聽覺用尾部猛掃。半空中的烏爾德口噴鮮血,倒飛而去。

“烏爾德——”泰格利著急了:“三斬、四斬、五斬……七斬!”

三加四加五加六再加七,泰格利一口氣斬出二十五劍,二十五道風刃連續轟擊在野豬王後身上,打的它鼓起身子架起防禦姿態。

泰格利大喘粗氣,他急忙向烏爾德方向跑去。

野豬王後躍過來,再次攔住泰格利。與此同時野豬王亮起獠牙朝烏爾德掘去。

“接住!”烏爾德奮力朝泰格利扔出命魂石。

不料,野豬王突然躍起想要在半空中吞掉命魂石。

“糟了!”泰格利用巨劍震開野豬王後,用儘全部力氣將巨劍甩出,在半空中截住野豬王。

倉啷一聲,野豬王一枚獠牙被斬斷。巨劍也應聲被彈開,泰格利急忙接住巨劍和掉落的命魂石。身子還冇站穩,野豬王後發起衝擊。

糟了!

縱使有【仄費羅斯的戰舞】加持,泰格利也無法在冇有防範的時候硬抗這樣的衝擊,他被狠狠地撞飛在一棵大樹上,手中的命魂石脫手飛出。

還冇完,野豬王獠牙斷裂,暴怒不止,發出陣陣高吼,方圓一公裡的鳥獸儘皆散去。

“二……二段狂化……”泰格利擦拭嘴角鮮血,努力站起身來。

烏爾德也掙紮起身:“看來……看來今天要死在這兒了,為了救這個黑髮小子,代價真不小……嗬……”

“糟了……”泰格利在環顧四周:“那顆珠子不見了。”

【虎王的命魂石】掉落在鐘焉身邊。這一幕恰巧被剛剛完成二段狂化的野豬王看見,野豬王此刻渾身烏青,猶如被鋼鐵覆蓋了全身,剩下的那根獠牙異常粗壯,泛著金屬的光澤。這隻野豬不但會用地屬性的魔法,自身又是金屬性的防禦。

野豬王帶著極大的壓迫力朝著鐘焉踏步而來。

烏爾德撲過來抓住野豬的尾巴,想要拖住它。無奈,野豬王力量強大,三兩下就將烏爾德甩出去了。

烏爾德昏迷倒下。剩下泰格利以一敵二。

泰格利努力聚氣,無奈受了重傷,且時間拖得太久,【仄費羅斯的戰舞】的狀態增幅解除了。泰格利擦拭掉嘴角鮮血背對著鐘焉擋在兩頭獸王前。

“小子,你還活著嗎?”泰格利雙手緊握巨劍:“既然來到了西風村,你就是我們西風村的人,我攔住這兩頭大野豬,你如果還能動,就給老子……能跑多遠跑多遠。”

泰格利再次使出【西風十三斬】,冇有戰舞的加持,威力大打折扣,隻能與野豬糾纏。

鐘焉掙紮著起身,他骨骼碎裂和內臟破裂讓他痛不欲生,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。他攀爬著,朝那顆白色的珠子移動。

野豬王的聲音大吼著衝入鐘焉的意識:“人類小子!把它給我!”

“做……做夢去吧。”鐘焉撿起【虎王的命魂石】一口吞下。

“不——”野豬王發動地裂將泰格利震開,可泰格利剛被震開就立刻阻攔著野豬王,野豬王用獠牙撞擊泰格利,泰格利迎上去用左臂緊抱獠牙,右臂用儘力氣揮劍砍在野豬王身上。

“額……啊……”鐘焉被噎住了,窒息襲來,他揮拳錘動胸口,口噴鮮血,與此同時將【虎王的命魂石】嚥下了。

咚……咚……

咚……咚!咚!咚!咚!

突然間,鐘焉心臟暴跳不止,熾熱的感覺席捲而來,熱血直衝他的腦門,剛剛還毫無血色,此刻臉卻紅的像一塊大棗,麵部充血,心臟充血。一股異樣的感覺在他的體內來回交織,他難受的滾動自己的身體,口中發出嗯嗯啊啊的低吼。

“你乾了什麼!”泰格利回頭看了一眼,野豬王後尾部掃動,將泰格利的巨劍拍飛。冇有巨劍的重量壓住身體,野豬王輕易地用獠牙將泰格利甩開。

泰格利倒下,他冇打算放棄,抓起一把塵土拋灑出去,遮蔽野豬的視線。然後想要立刻起身跑到鐘焉身邊去看看情況,可野豬王後鼓起全身鋼刺,爆射而出,泰格利隻得緊急躲避在一塊大石頭後麵。兩米高的漢子,蜷縮著身體。

一陣狂暴的亂刺射出後,塵埃散去。野豬王和野豬王後圍在鐘焉身邊,鐘焉彷彿冇了氣息一般,靜靜地躺在地上,身上插著幾根刺。

野豬王用鼻子嗅了嗅:“死了?”

野豬王後哼哼唧唧:“那就趁現在吃掉他魂靈,然後把他開膛破肚,挖出來【虎王的命魂石】。”

“奇怪,他冇有魂靈……先把【虎王的命魂石】挖出來吧。”野豬王縮回鼻子,亮出獠牙。

突然間,鐘焉睜開了雙眼,他的瞳孔快速地放大又收縮,瞳孔顏色居然不是黑色了,而是黃綠色,在野豬王的身影下發出瘮人的光亮。

鐘焉坐起身,單手握住野豬王的獠牙將它生生舉起。野豬王後呆住了,二段狂化後野豬王體重接近三噸,堪比一頭大象。

這個人類小子能有爆發出這樣力量?

鐘焉手臂揮動,如同丟沙包一般將野豬王丟出去。

轟——

野豬王把地麵砸出一個大坑。

泰格利從石頭後麵探出身子看著眼前這一幕:“這是……這是什麼情況啊這是?”

野豬王後緩緩後退,它在這個黑髮人類男孩身上嗅到了一股可怕的氣息,這股氣息曾是這片森林的霸主,是它們不敢招惹卻又時刻覬覦的存在——虎王!

“殿……殿下……您回來了?我們隻是想迎接您,絕冇有二心!”野豬王後渾身顫抖。

“野豬後?”低沉的聲音從鐘焉體內傳來,而他卻並冇有張開嘴巴:“二心?你們也配!”

狂暴的氣息從鐘焉體內迸發,狂風帶著巨大的呼嘯聲肆虐山林。

野豬王哼唧兩聲,向鐘焉衝來。

“威!”鐘焉昂首蔑視著野豬王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虎嘯,來自血脈的威壓讓野豬王和野豬王後瞬間解除了狂化狀態。

“壓!”鐘焉對兩頭野豬伸出手掌。

一股巨大的壓力伴著狂風讓兩頭野豬四肢癱軟,全身伏在地上,不得動彈。